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下课后干女神
下课后干女神
校园的生活太无聊了,我每天都在上课的时候想入非非,甚至一边上堂一边打飞机。不过由于我坐在课室的角落(一个毫不起眼的位置),而其他同学为了冲大学也在认真地听书,所以就算干出这样大胆的事情也没有人留意。我就读的学校叫圣女中学,自从今年换了个男校长进来,部分校规都宽鬆了许多,例如女生可以擅自把校裙改短、甚至穿丝袜上学也可以,女教师也穿得比去年更性感了,而我最近上堂打飞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不过有一次校长巡课室差点就被他发现,说起来真是惊险万丈啊「周梁,你明白刚才那段文章吗?」年轻的miss任喊起我的名字来了,很明显她意识到我又在发白日梦了,我才一麵糊涂地张望四周,原本气氛紧张的课室内顿时爆出一阵琐碎的笑声。她边说边向我走过来,她胸前那对白滑巨大球状物颠动不止,像个泄气却又充满弹性的白色排球一样;她一身白色打扮,外加深黑色迷你裙和黑丝袜,她每走一步,大腿都在给人抛弄一道道淫贱的奇异反光。细看之下,还发现她的胸部迷迷糊糊的凸出两个小圆圈,而且还微微透着粉红色的,不行了,不要再这样诱惑我我真的不可以再想下去了,而她却已经站在我的桌边。由于课室桌子之间的通道狭窄,miss的下半身只得贴住我桌子的木板边缘,当我向她抬起头来,一组特殊的阴影笼罩着我的脸庞,她那对巨型的奶子啊!快把衣服给迫破了!我的脑袋马上变成撒哈拉沙漠一样,一片迷茫
  「周梁,快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啊。」她的声线充满着温柔,可是我是学生她是教师,这也算是对我的命令吧。我只好咬紧牙关,非常紧张的让双腿站起来。没想到,当我站起来的一剎那,却不小心顶中她那对胸部了!这时候全场哑然,miss显得非常尴尬,红着脸好像快要哭出来似的,毕竟年轻的miss教育经验尚浅啊。有些男同学见状更忍不住姦笑起来,我心想,本来不想答miss你问题的,现在却好像搞出了更多问题啦 她先自我冷静一番,然后鼓起勇气说:「你先坐下,下课后再来教员室。」「哦 好 」内心当然深感不妙,不过老师的话我实在不敢不从,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女神心目中对本人的印象呢我的女神嘛 她就是叶子萌,从小学起便认识。长得挺可爱的一个女孩,及肩的直髮如柔丝一样,泛着漆黑中的光彩。不过班内美女如云,所以她才没那幺出众罢了。不过论身材她却是数一数二的,一对精緻的球体每天都如常的撑紧整件白色校服,玲珑浮凸;而且薄薄的校服有如蝉衣一样,透出内裏那个可爱的淡黄色奶罩,而且晶莹通透的双腿还穿上我喜欢的白丝袜,她简直就是全世界最纯洁的天使,能干上她是我的最大梦想。不错,她经常是我的性幻想对象,有时候上的课无聊就得靠她来打发时间了,而且据我所知她还没有男朋友,所以我就没对不起第三者的罪孽了。
  下课后我硬着头皮去找miss任,miss也满脸通红的把我带到少人出入的一角,气愤地教训我,我是没有反驳的余地了,不过眼睛也控制不住不时盯紧她的那双激突的奶子,她发现后脸更红了,而且穿黑丝的两腿不停在扭捏地摩擦着,发出嘶嘶的摩擦声,乳房也随着这样的节奏微微起伏,我的小弟弟快要忍不住了,只好快快道歉尽快离开。当我幸得脱险之际,我边走边想,刚才我到底是下了一趟地狱,还是进入了天堂 ?不过我最后还是进入了厕所,拔出我的小钢炮疯狂自慰,之前有人大便了没沖厕,我的白色精液就这样射在那些漂浮的粪便之上 然后这回当然要沖厕了。
  走廊也刚好打钟了,想不到短短15分钟的小息我会这样消遣过去。当我正準备走出厕格之际,忽然感到下体有一股剧烈的刺痛感。我心想糟糕了,难道我的手法太过激烈了?我马上转身,再次拔出已经软瘫瘫的小弟弟一看,一只小壁虎居然从此处跳出!我尖叫一声,不过厕所内只独我一人了,那只壁虎独自沈吟道:「难道这就是缘分 」我以为自己打飞机打到出幻觉了,牠却继续对我说:「从今天起,你有福了!」「下?」「不错,你看看你的小弟弟吧!」我听牠说翻弄小弟弟认真地搜索,真的给我发现到一个花形的齿印,还在发疼着呢。「那是我咬出来的,别担心,这伤很快会好,因为上面有我的口水。」「为什幺 这壁虎居然会说话,还乱咬人了!」「壁虎只是我的躯壳,我的真正身分叫做淫兽,被我咬过的人每天都可以实现一次性幻想。努力吧年轻人,终有一日你会找到好的伴侣的!」说罢,这只壁虎 不,这只淫兽一溜烟的跑走了,直到此刻,我仍觉得那只是幻觉,不过,小弟弟的刺痛感却又那幺真实放学时间到,我的小弟弟果真不疼了,甚至有点痕痒。难道是幻觉消失了吗?不,我反而开始相信淫兽的话来 由于今天班会要开小会,身为班会一分子我又要留下了,过了30分左右,学校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,我托着腮从窗口回头一看,天呀!居然只剩我,还有我的女神了!叶子萌微笑着向我走来,她含羞答答的说:「有些同学没空,今天只剩我和你了。」「 哦 」我霎时间不知如何反应,只见她俏皮的咬起湿润的双唇。她找了一个位子,抱起屁股洁白的裙摆安静地坐下来,穿着白丝的两腿紧紧地贴在一起。我却呆站了一会,才回过神来马上坐在她对面。其实我也长得还算风流倜傥,虽然我喜欢她,但她也是否同样的 唉我又在发白日梦了 「周梁,你觉得我的想法如何?」「啊 我觉得 我觉得很不错啊。」我支支吾吾的回答,却又想起今天miss任在堂上对我发问的事情了,我马上变得满脸通红,子萌看着我觉得奇怪,却又神秘地微笑着,她那白中透红的脸蛋实在太可爱了,我真想去舔舔她,想到这裏我的小弟弟又要发动了,而且又再想起那只淫兽的话,我抱着侥幸的心态许愿,要是现在能和她做爱就好了。
  那是几秒间的事情了,叶子萌忽然昏昏欲睡的倒在桌面上,我马上抱起她:「叶子萌!你没事吧?」她浑浑噩噩的,慢吞吞地回答:「嗯 啊 好想睡 」好吧,难道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?我马上打开课室门,看看走廊外的环境,OK,一个人也没有,然后关起门,把她放在地面上,她一点想反抗的意思也没有,或者说,她不能反抗。我坐到地面,从后面把她抱起,然后双手用力的攻击她的胸脯,她娇喘的微弱尖叫,快把我吓得魂不附体,万一有人发现了 算了!这次可谓破釜沈舟,既然事情已经一触即发,而且是上天给我的机会,我只好一不做二不休了。虽然我感受到她的乳房被胸罩保护着,但我更加感受到胸罩内的世界,那两对可爱的柔软的乳房,就像两个奶瓶一样不大不小,刚刚好贴合我的手形,我还不时爱抚她的下体,顺着淡蓝小裤裤的中间线上下反覆按摩,没想到半昏半醒的她却很有反应。「嗯 啊 啊 那裏为甚幺 为什幺痒痒的 」我一面享受她身上的香气,一面观察她的反应,她却出奇地觉得舒服,于是我便来得更兴奋了,我放下她绕到她面前,替她脱下那双穿得紧紧的鞋子,然后抬起她那对雪白无暇的双腿,用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内裤上面疯狂摩擦,她的表情好像很痛苦,又很乐意享受,双眼微微打开迷迷糊糊的看着我,我马上低下头,尽量专注在面前的工作之上。
  经过一轮频密的摩擦,子萌淡蓝色的的内裤已经渗出一个小水斑,虽然不是很够湿,但已经比我想象中的多,正当我得寸进尺要鬆开她的内裤之际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。真是扫兴!不过现在不是抒发感想的时候吧!我马上收起小弟弟,把她背起放回原位上,她软瘫在椅背,不知是不是错觉,我发现她的胸部比刚才更挺了,只是衣着有点淩乱,我立即手忙脚乱的抓起她柔软洁白的小腿穿回之前脱下的黑皮鞋,最后扶起子萌将她按在桌面上,装作熟睡的样子。时间刚刚好,几名女同学纷纷进来。「周梁?你们还在这儿 」「叶子萌怎幺 睡着了吗?」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周梁不会乘虚而入吧?」她们你一言我一语,小声说大声笑,尔后我成了她们的研究对象,我尴尬得满脸通红,只好转移她们视线,质问她们为何折返回来。原来只是小事一桩,她们落了东西在课室而已。幸好她们也有事要办,所以才没逗留多久,否则我一定会万劫不复的吧她们走了以后,我从新关上房门,掩住脸让自己清醒一下,我刚才究竟干了些甚幺 我看看书桌那边,发现子萌快要醒来了,她睡眼惺忪的扫扫额头,一来就问:「咦?我为甚幺睡着了?」「呃 呃 你一定是很纍吧,毕竟学生会的工作挺忙的,哈哈 」虽然我是学生会一员,不过我几乎甚幺都没参与过,平时大家的动议我想都没想便赞成的,简直懒得去想,真是亏我说得出学生会很忙啊!「是吗,倒不是很忙吧 」她无精打采地回答,一面从书包中摸出一瓶清水喝上几口,然后把水瓶放在桌子上。突然,她一脸奇怪的样子,双腿不由自主地踢动了几下,突然脸红起来:「sorry,我先去一下洗手间。」然后她便夹紧大腿匆匆地跑出课室了。我想她一定发觉下体现在很湿润吧,幸好她好像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毫不知情,想到这裏我也有点口喝了,毕竟刚才实在做得太激烈,我偷偷拿起子萌的水瓶,便喝下了几口。
  她回来后便急着说要回家,于是我也放学了。今天她好像不想和我一起回家,不过我也这样想,故此大家便各自归家了。可是,我为甚幺突然不想跟她一起放学呢?难道是罪疚感吗?不,我也没有做进一步行动啊,可我一脸心事重重,站到家门口,当我如常进入家中时,发现清清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。爸妈固然有工作在身,可是妹妹呢?于是我便走到妹妹的房门口,发现门虚掩着,我慢慢推开房门,居然给我发现一个万万料不到的奇景!我的妹妹好像在床上裸露自慰了!我的妹妹叫周澄,她有一头长长的曲髮,圆圆的脸蛋,样子一般般不过有时还蛮可爱的。她好像非常专注,还没发现我的存在,于是我慢慢地褪回房门。不过这可是世纪大发现,我又怎能错过呢,于是躲在门边一直偷窥着。她的皮肤保养的太好了,而且又比我年轻,简直就是出水芙蓉白裏透红。她左手不断交替捏弄左右两个小小的深红乳头,平时我实在不觉得我的妹妹有胸部,不过现在她解下了紫色胸罩我却看得一清二楚,虽然不大,像两个扁扁的大肉包,不过我倒想试试碰一碰它 除了左手,她还不浪费另一只小手,拿着一支原子笔频密地撩动下阴,还不时发出娇柔的呻吟。
  「嗯 啊 好爽 」她紧闭双眼忍不住似的在自言自语,她原本长有一双笑眼,现在她性兴奋的样子实在有够淫蕩。在我细看之下,想不到下一秒更加让我惊讶!原来,她拿来自慰的那支粉红色原子笔,是我上个月送给她的生日礼物,我妹妹平时原子笔买上百支,为什幺千挑万选要选我送她那支呢?我继续观看,她开始高潮了!她的胴体不由自主的抖动,阴道缓缓喷出一道透明的暖水,好像一个小喷泉,难道这就是潮吹了吗?只见她左手已经一早有所準备,接住那些喷出来的爱液,还居然把它一饮而尽!有些爱液还顺着唇边、下巴直往身上流注,就连胸部那两个挺直的乳头都弄湿了。她的表情非常痛苦,是太难喝了吗?不过没办法,为了毁灭自慰的证据,她只好以身试法了。她好不容易清理掉身上的爱液以后,好像要走出房间了,我马上狂奔到厅中的沙发一个飞身躺下,妹妹看见了我,又赶紧大力地关上房门,大喊:「我要换衣服,别进来!」我当然知道她刚才做过些甚幺了,不过没打算对她说,自己心知就好了。
  然后我也有些纍了,便把自己困在房间裏。我依然心神不定,总觉得今天到刚才为止我就好像发了一场梦,是梦倒好,不过 这时候不作多想了,我又再拔出勃起了一点的小弟弟看,发现那个粉红色的花形齿印还在,不过伤口已经完全不疼了,那幺就把它当成小弟弟的刺青好了。如果这不是梦,如果这一连串奇怪的事情都是绝对真实,那我就得一一抓紧这些机会了。因为,我小弟弟上的印记是上天赐予给我的。
  【完】